91 视频在

行業新聞   
您的位置:首頁-行業新聞
2017年德國鋼鐵業將迎來多事之秋,全球鋼鐵環境瞬息萬變
【2017/03/18】

德國鋼鐵市場以遠好于一年前的形勢進入2017年。歐盟針對進口低價鋼材征收反傾銷關稅,國內汽車市場好轉以及大型機械制造裝備需求穩定等因素,幫助德國國內鋼材市場好轉和價格上漲。近期德國鋼材出口也達到歷史新高。

雖然歐盟出臺的貿易限制措施有益于德國鋼鐵制造商,但是不斷提升的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將影響未來德國鋼材貿易增長。

產量和產能利用率均呈積極走勢

盡管如此,至少在短期內德國鋼鐵生產前景仍然樂觀。鑒于過去幾個月德國鋼廠訂單增加和鋼材加工企業生產穩定,德國鋼鐵聯盟預計今年德國粗鋼產量將同比增長1%,達到4270萬噸。去年,德國粗鋼產量稍低于此前預期,同比下降1.4%4210萬噸,而德國鋼鐵產業產能利用率為86%,遠高于其它歐盟國家平均70%的水平。

在德國,建筑業消耗的鋼材占德國鋼材總消費量的31%,是德國鋼材消費最大的行業;而汽車業消耗的鋼材位居第二位,約占26%;其后,機械制造業和金屬制品業消耗的鋼材占12%,鋼管業消耗的鋼材占10%;而白色家電業消耗的鋼材相對較少,僅占3%左右。

面臨貿易保護主義威脅

雖然目前預計今年德國粗鋼產量將恢復增長,但德國鋼鐵聯盟仍十分謹慎,警告說今年全球鋼鐵市場的貿易保護將呈增長趨勢,而全球鋼鐵產業結構性問題依然存在,由此可能對德國國內鋼材市場帶來負面影響。

據德國鋼鐵聯盟稱,全球鋼鐵產能過剩,中國和其它國家傾銷鋼材以及對鋼鐵業不友好的產業政策,即碳排放交易機制將繼續威脅德國鋼鐵產業。鐵礦石和焦煤市場波動進一步提升德國鋼鐵產業面臨的不確定性,目前德國鋼鐵產業全部所需的鐵礦石都需要進口,而2015年德國所需95%的焦煤依賴進口。

德國鋼鐵聯盟強調說,鋼材出口不確定,特別是對通常與德國有密切貿易關系的美國和英國鋼材出口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2015年,德國出口2080萬噸鋼材,其中歐盟市場是德國鋼材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然而,由于特朗普總統威脅采取貿易保護措施,美國目前已成為德國鋼鐵產業關注的焦點。

目前,德國每年向美國出口約70萬噸鋼材,而出口的鋼制產品,即所謂的間接出口則更多,2015年德國間接出口3200萬噸鋼材,同期間接進口鋼材只有2120萬噸。2015年德國向美國間接出口鋼材250萬噸,約占德國間接鋼材出口量的7%,其中有一半是通過向美國出口汽車,有四分之一是通過出口機械設備。

然而,英國是德國鋼材間接出口的最大單一市場,2015年德國對英國的間接鋼材出口達到270萬噸。

德國鋼鐵聯盟指出,英國脫歐不僅被視為德國鋼材加工商面臨的最大風險,而且基于英國退出單一市場和可能退出關稅同盟,雖然目前仍有待觀察,但實際上未來如何與英國進行交易的細節可能將會改變。

德國經濟高度依賴出口

德國是出口世界冠軍,經濟高度依賴工業出口。去年,受汽車大量出口推動,德國超越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出口國。去年德國貿易順差達到2970億美元,約占其GDP8.6%(高于歐盟預算規定為此設定的6%限額)。因此,任何貿易限制措施都可能會威脅到德國工業。其中機械制造業就是德國經濟支柱之一,且與鋼鐵產業密切相關。

德國幾家工業機構預測,今年德國出口市場可能將受到很大壓力。德國機械設備制造業聯合會(VDMA)警告說,由于貿易保護和投資稍有下滑,今年德國機械產品出口可能將會下降。同時,德國機械設備制造業聯合會還預測對中國的出口下滑,不過對德國國內銷售可能尚好,因此預計今年德國機械制造業生產將同比增長1%

據德國汽車工業協會(VDA)預計,今年德國汽車出口將出現下滑,不過德國鋼鐵產業仍可獲益于來自德國汽車業的強勁需求。

回顧2016年,德國汽車市場需求十分強勁,新車登記數量連續第三年增長,達到340萬輛,同比增長5%,并且預計今年德國新車登記數量仍將處于高位。

德國最大的用鋼行業是建筑業,并且今年德國建筑業生產預計將會繼續增長。據德國建筑業中央聯盟稱,今年德國建筑業營業收入將同比增長5%,達到20年來新高。在此背景下,據德國鋼結構建筑論壇預測,今年德國結構鋼產量將達到210萬噸,穩定在上一年水平。

鋼鐵產業并購整合以及工業4.0的影響

對于并購整合,德國鋼鐵企業表達了不同的意見。雖然德國鋼企薩爾茨吉特公司稱不想與其它企業合作,但蒂森克虜伯公司管理層持續表達會與各種潛在合作伙伴商談。在潛在的合作伙伴中,僅有與塔塔鋼鐵歐洲公司的合作被正式確認。

歐洲鋼鐵產業已經看到可以分享并購整合所帶來的成果。德國工業銀行相關負責人說,未來歐洲鋼鐵產業可能還將有更多的并購整合,并且家族經營的鋼鐵企業也可能會參與其中。

而工業4.0的影響,涉及制造業的數字化,意味著信息技術(IT)和生產技術融合成為一個整體。對鋼鐵產業而言,它意味著改變生產過程,并且可以在在線交易中看到。因此,業內人士認為,對鋼鐵企業而言,比實施更改生產過程更大挑戰的是,企業需要開放此前鋼鐵產業生產過程中需要重要保護的共享數據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4.0系統。